李少红:新戏将呈现“真人版”《韩熙载夜宴图》

凯发备用网址主页

2018-10-23

导演李少红在片场未明摄  “真的决定拍,还是大家能容忍我,按照我的方式,不事先定调子,容忍我按照自己认识到的创作规律去创作。 ”按照李少红的坚持,《大宋宫词》全部原创,由创作过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等作品的张永琛担任编剧。   和《大明宫词》不同,这一次,李少红更注重历史的还原度,“北宋确实是我们在历史剧中反映最少的一个朝代,好处是空间大、自由度大,难处是要创造一个系统,这个系统形式上没有什么现成的东西可以借鉴。 ”  于是李少红开始“寻找”,在历史中,在北宋流传下来的大批字画中,在诗词中,在一切可能中。

  “这个过程是一个让人非常愉快的过程,历史本身,当你发现它,我经常感叹,我们真的不需要编,本身就很有戏剧性,足够精彩。

比如真宗和刘娥,身份上差距悬殊,宫外相恋15年,这比编出来爱情故事更吸引人,更值得挖掘。 ”  《大宋宫词》以“咸平之治”与“仁宗盛治”为历史背景,讲述从公元985年到公元1033年间,北宋真宗时代,名臣、宗族及周边国家之间邦交,相互依存,相互牵制的故事。 “真宗赵恒和皇后刘娥的爱情会是一条主线,由这条线牵出,就像画轴徐徐打开,那个历史阶段的关键人物也将依次登场,寇准、丁谓这些名臣,还有著名的文人。 那个时代可以表现的东西很多,标志性的东西也很多。 ”  如今,《大明宫词》拍摄进度过半,李少红仍叹“寻找”的时间不够。 “其实每次从剧本到拍摄,我总是这样,觉得时间不够。 ”  《大宋宫词》中,从重点的历史事件时间,到人物的命运走向,李少红定下的标准都是“要有依据”,“一定要有历史依据,然后才是艺术化加工和发挥。

”李少红非常认真地强调,“这些依据,其实是戏剧的一些点,实实在在的点才能连成让人信服的线。

我认为在戏里,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人物服务的,这些点就是人物的来源,经历的来源,朝代中重要的大事件则落脚对于人物和人物命运的影响,有了这些,才有人物的根,一个戏的核也才能立起来。 ”  要“寻找”的东西不仅于此,从宫殿样式到室内柱子幔帐的颜色,从人物发型到内衣外袍,甚至到男子腰带的样式、系法,李少红的要求都是“有依据”。

“这些颜色,我们定下来,都是从古画中找到依据的,宋代的审美非常高级,我希望能把它展示出来,当时到底什么样子确实很难完全复原,但我尽可能呈现出我能理解的那个样子。 ”  如此不惜时间精力地讲究细节的还原度,一方面是展现当时的风貌,另一方面,李少红直言,还是为人物服务。

“这些场景细节,非常重要,电视剧是视觉艺术,要让人物属于他所属的情景,所有发生的一切才会更有冲击力。 好戏需要能令观众沉浸,这些功夫做不到,观众如何与人物悲欢与共?”  从周迅开始,李少红选演员的眼光一直为业界称道,“跟摄影机打交道几十年,确实很容易有明确的感觉。 ”此次《大宋宫词》,由周渝民联手刘涛主演,此外,归亚蕾、赵文瑄、梁冠华、谢园也于其中扮演重要角色。   李少红坦言,“选择演员严格,注重人物,人物关系”,她直言此次的遴选比《大明宫词》困难,因为人物众多,也因为戏的背景更为宏大更为复杂。   “我试图展示一个群像,要为观众展现北宋的许多名臣、文人,以人物展现那个时代的风貌,这些人,其实观众心中都有自己的认识,我要让他符合大家已有的认识,就是‘像’,所以演员的选择上,一个是多,一个是要准。 ”李少红说。   李少红坦言,此次与周渝民和刘涛都是第一次合作,但二人的默契程度很高,颇为出乎意料,“他们的优点是有表演经验,已经在观众心目中树立起自己的形像,对我来讲,怎么能延续观众对其喜爱,并挖掘更有潜质的东西,从而符合人物要求是挑战。 ”  提及此次启用多演偶像剧的周渝民,多少令人意外,李少红说:“我觉得他在气质上是很贴近的。 《大宋宫词》的真宗将是一个全新的帝王形像,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个影视剧中的皇帝。

他绝非一个简单的权力象征,朝堂上他真正坐稳了大宋江山,帝王延承自他开始,奠定了北宋整个的文人气质,而在朝堂之下,他的情感生活即便现在看来都十分令人惊叹,真宗是个完整的有情之人。

”  李少红认为周渝民身上兼有深情和决断的气质,“这一点在拍摄进行中愈加明显,他对人物的理解很深入,有时他在戏中回头的一个眼神让我会很触动,很强烈地感觉到他和人物的相融,这对创作中的人而言,真的感到非常幸福和满足,这种时候,我相信也就有了感动观众的地方,演员也是如此,他先感动到自己,表演是藏不了拙的。 ”  “我认为会创作出他们演艺生涯到现在最出彩的人物。

”  若这把握出自李少红,自然让人不由心生期待。   与当年的《大明宫词》时期相比,中国电视剧观众近年的口味已是几经变化,在观剧不必坐于电视机前,在升级打怪的爽剧女主吸引了众多目光的今天,当年曾经对《大明宫词》《橘子红了》中人物复杂的情感和内心感同身受悲欢与共的心境未知能留存几分?  对此,李少红并无一丝疑虑,“我认同观众爱看爽剧,其实电视剧的一个目的就是让观众看过瘾,不管怎样的人物或者故事,要帮观众宣泄一些东西。

但是不论到什么时候,我认为人们的审美需求不会变,那种所谓的‘爽’,可以是升级打怪的,也可以是翩跃缱绻的历史风貌,可以是大时代背景下的诸般人性。

”  “我深信创作规律是不会变的,好的故事会让观众沉浸,好的人物会进入观众的心,令观众去感受他的感受,做到这一点,戏就赢了,好戏都是如此,这是一脉相承的。

”  为了尽可能展现出当时的风貌,并为观众呈现北宋的惊世美学,李少红透露,观众将在《大宋宫词》中看到“真人版”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。 据称,这一经典场景将设在剧中人物的一次家宴情节中,完全按照画上的布局、人物装扮。

  此外,著名的《瑞鹤图》也将在《大宋宫词》中以镜头语言得以呈现。

尽管逼真展示这些经典画面需要耗费大量精力与时间,但李少红认为非常值得,“我相信会是很震撼的,一部好的作品,应该给观众留下一些经典的画面。

”  对于再度选择以拍电影的方法拍一部电视剧的李少红而言,能在《大宋宫词》中再创作出令观众印象深刻的能“活”下去的人物,能留下几个大宋标志性的经典画面,或将是一切努力与坚持最值得的回报。

(完)。